欢迎光临“《上海电力学院语言文字网》”大力推广普及普通话,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
 




 
谈谈汉语言文字标准的性质

  随着社会语言生活的不断丰富和语言文字标准化工作的深入开展,全社会越来越关注语言文字标准问题,但人们对语言文字标准的认识还很不全面,比如关于语言文字标准的性质问题,许多人在认识上比较模糊,甚至存在理解偏误。

  我国标准主要有强制性(GB)和推荐性(GB/T)两种性质。强制性标准是强制使用、必须
执行的标准,与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技术法规一致;推荐性标准是推荐使用、自愿实施的标准,与国际上通行的技术标准一致。还有一种类似于标准的指导性技术文件(GB/Z),是不符合标准条件但可用于发挥指导作用的准标准,供使用者参考。这类准标准在国家标准中只占极少数,限于不能定为标准的项目(如《标准化工作导则 标准编写的基本规定》)或采用国际标准化组织技术报告的项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第七条规定:"保障人体健康,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强制执行的标准是强制性标准,其他标准是推荐性标准"。可见,标准的性质以推荐性占多数。建国以来,我国最初研制发布的强制性标准数量较多,90年代后,为了适应国内经贸发展,并与国际标准化接轨,国家标准主管部门曾多次对强制性标准的有关规定进行调整,并对已有强制性标准进行反复的清理整顿,使强制性标准的数量得到适当控制。

  我国汉语言文字标准也有强制性和推荐性两种性质。建国初期,多以法规或规章文件形式发布,相当于强制性标准(如《汉语拼音方案》、《简化字总表》),后来逐渐发展为以推荐性标准形式发布为主,只有少数标准是以强制性标准形式发布(多是专用领域方面的标准,如《信息交换用汉字编码字符集 基本集》)。与一般技术标准相比,汉语言文字标准在性质上还有其特殊性。因为许多语言文字标准不像其他技术标准是对人如何发明一种技术或生产一种产品进行规定,而是对人如何使用语言文字进行规定(当然还有些面向机器的标准是对机器如何处理语言文字进行规定),主要侧重于规范引导。所以,一般只有少数的文字标准(如字体字形、字音等方面的标准)、产品标准和面向机器的标准,可以定为强制性标准,有相当多的语言文字标准只能定为推荐性标准。另外,还有两类性质的语言文字标准:一类是不便或不能定成标准的柔性规范(如面向人的语词方面的规范),需要定为引导性标准,类似于国家标准的准标准;一类是暂时还不具备实施条件但社会又急需的标准,需要先定为试行性标准(如《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经过一段时间后再转化为实施标准。后两类性质的标准虽然目前还在研究和探索阶段,却比较适合语言文字柔性规范的特点,如果经实践可行的话,将开创语言文字标准研制工作的新局面。

  当前,人们对语言文字标准有两种态度:一种希望多制定语言文字标准,而且尽量多定为强制性标准;另一种则希望不制定或少制定语言文字标准。持第一种态度的人,是由于不了解非强制性语言文字标准的作用,误以为只有强制性标准才能对语言文字应用起到规范作用。持第二种态度的人,往往是由于不了解标准有不同性质的区分,错把推荐性标准当成强制性标准,甚至把试行标准当成实施标准,以致对语言文字标准存在恐惧心理或抵触情绪,担心语言文字标准会限制个人语言文字使用的习惯和自由,影响语言生活的丰富和发展。其实,研制发布语言文字标准,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人们的语言交际和应用,是社会需要而不得不做的事情。标准的性质应根据标准的实际情况和需要确定,不可一概而论。语言文字标准毕竟重在引导,不是限制。推荐性标准是推荐人们使用,指导性标准是供人们参考,试行性标准是供人们试用,人们有采纳与不采纳的自由。那么,是否意味着这三类标准不重要呢?不是的。它们虽不是技术法规,却能有效引导社会语言生活健康发展。而且,推荐性标准在被列入行政法规中时,还具有一定的法律效力,甚至可成为判案的依据。实际上,许多语言文字用户(如汉字输入法发明者、字库制作者等),为了提高技术与产品的科学性与权威性,以更好地推广其技术与产品,总是很愿意、很自觉地采用各类性质的语言文字标准,并主动要求做标准符合性认证。可以说,每类性质的语言文字标准只要制定科学合理,都能发挥各自应有的作用。

  (原载《语言文字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