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上海电力学院语言文字网》”大力推广普及普通话,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
 




 
漫谈语文规范问题

  最近记者采访了来沪参加“上海世博会语言环境建设国际论坛”学术会议的语言学家、厦门大学苏新春教授。苏教授长期从事语言教学和现代汉语词汇的研究,当记者问到怎样看待现在社会上新词新语层出不穷的问题时,苏教授说,眼下是汉语词汇变化最大的时期,主要是新词语、网络词语和方言词语这三个方面。苏先生目前正在进行现代汉语通用词表的研究,花力气最大的是现代汉语词典的计量研究,都与这三个方面有关。
  苏新春教授指出,新词语是跟词汇演变有关的。2002年的现代汉语词典收了1000多条新词语,我们发现,它收的是那些慢慢会变成通用词语的那些部分词语。有很多现在流行的新词语,并没有收入。收入的那些词语,也有很多是很陌生的。还没有完全体现出现代汉语词典所应该收录的新词语的理念和效果。这里存在两个难点:一是理论上我们怎么去准确定义新词语,二是实践上怎么去判断?这里牵涉到一些语料库的使用和计量方法的问 题。苏教授现在的研究工作就是从2000多万字的核心语料库中重新做起的。
  接着记者谈到现在社会上新词新语可以用“泛滥”来形容,而且良莠不齐,有些新词新语简直看不懂。针对这种现象,苏教授说,这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社会发展,语文也随着发展,本身会出现很多新词语,这是有价值的。各种新思想新观念无不通过新词语表达出来。还有一种是人为的新词,就是客观上已经有了这个词语,还要新造一个,这种新词在认识世界就没有更多的交际价值。但我们可以给它一定的空间,因这类词语在表达某种效果的时候,比如在语用层面上,还是有一些特殊的作用,如表现幽默、性格特征等等。这是在特殊语境下面的使用。但是超出了这个范围,就会引起社会用语的混乱。所以,要把它限制在一定的交流环境里,既给它一定空间,又有一定的限制。这就是语言应用的分层次问题。你完全否定它,也是不现实的,一下子接受不了的。
  苏教授阐述说,语言文字怎么规范?你们《语言文字周报》提倡的,还有语言文字的行政部门要管的,应该是确定一个大的政策,是针对社会用语现象,这是一个层面。另外还有别的层面,如小圈子里面,应该有自由,在这个层面,它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用语,可以说是私人语言,或者说是生活语言,我们不必强求它规范,也没办法禁这个,禁那个。我们提倡规范的是社会用语这一层次。在我们要确立规范的社会用语层面,又可分成好多层次,最严肃的是外交语言,法律语言,还有大众传媒语言。这些地方是必须严格规范的。接着是服务用语,比如各窗口行业,这个层面也是有特定对象的。还有一个层面是教育语言,这是要严格规范的。我们要做到分层次解决问题,至于小圈子里,在家庭里,在私交场合,就可以放开些,只要做到文明用语就可以了,做到文明健康,可以不必提规范用语。
  苏教授接着说,社会用语规范难度较大,因为其受众面大,流行面广,参杂着各种复杂的情况。在社会层面上我们提倡抓主流,这是由语言的性质决定的,因为语言本身有差异性,抓主流就可以了。我们对社会用语分层次会有利于开展工作。其实《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们仔细分析研究一下,就会发现它指出推广普通话的重点就是属于社会用语领域,比如,教师,广播员,服务员,机关,服务窗口,都是属于社会用语的,它没有提到生活用语、私人用语。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上。苏教授说,从语法、词汇、语音来看,方言和普通话的差别,最突出的是词汇问题。语法比较稳定,相互之间差异比较小。语音障碍最大,却是强制性最强,人们要么不讲普通话,要讲的话会尽量讲得地道一些。而弹性最大的是词汇。苏教授指出,一个地方,通用语言要由法来规定,但也有多样性。很多地方是多种方言共存的。现在上海也是这样操作的,这是慢慢回归到语言社会生活本身,是值得高兴的事。
  在谈到方言教育进入校园的问题时,苏教授说,方言进校园的提法容易引起误解,其实方言进校园起码也分三个层次:1,进入教学领域,用方言授课;2,教学用普通话,课后师生谈话交际用方言;3,教学与校园都全部使用普通话,但开设一些方言课,专门学习方言的一些历史、知识。这三个层次是完全不一样。苏教授说,第一个层面在通用语言文字法上是不允许的,这是很严肃的问题。第二个层面,如果师生都是来自一个地区,也未尝不可,严格说,不提倡,但也可不禁止。至于第三个层面,那更没必要禁止了。我们现在连外语都在专门地学,了解一些自己的母语,有利于培养学生的人文情怀,又有什么不好。据说有些上海的孩子已经不会上海话,但一些外地人却想学上海话。方言承载着我们的文化,决不可忽视。这方面我们是有教训的。苏教授进一步以厦门话为例说,闽南话是我国7大方言之一,作为闽南话代表的厦门话,现在大多数中小学生已经不会说不会听了。到了这种程度,会破坏语言文化的多样性,以至于不少人呼吁拯救方言了。
  苏教授最后说,在语言文字的社会使用中还有许多问题,并不断会出现新的问题,需要我们加以重视,认真对待。最近我国语言文字工作的行政主管部门提出语言也是国家资源的一种,要重视保护、开发、利用,这是一种新的看法,比以前大大推进了一步。我们作为语言文字的研究者、实际工作者,都有责任把这项工作用好,为促进社会进步、和谐发展做出贡献。
                       作者:梁山 来源:《语言文字周报》